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四个月的一些杂段集

骨骼被拆出,里面的筋络和碎肉被一双灵巧的手细细挑出来。原本有血肉覆着的暗色骨头被扔入双氧水中,等待其洁白的美丽显现出来。

双手被胶皮手套包覆着,他将池中的骨头拿出。其中的一些是爬行动物细细的肋骨,在他的整理后一根一根整齐地依附在脊柱上,精巧的样子完全是大自然的创造。它们表面的脏污被一点一点蚀尽,露出洁白的本色,有些近乎于透明,在照射下透出奶白色的光。

当尸体褪下皮囊,露出它最简洁和怪诞的支架时。死亡的美丽,在其中冰冷地闪烁着不可方物的光芒。

奇迹。
——————

 

 

 

 

Chara的手触上了钢琴的键面。她微微用力,听到从共鸣腔内传来清楚的乐声。

这真神奇。她想。钢琴放在这种潮湿的地方,弹起来竟然没有夹杂锈蚀簧片发出来的残音。

她凭着记忆摁出了几个键,它们组成了一段破碎而缓慢的旋律。并没有在意这些,Chara张开口,轻声哼唱起来。在轻柔的嗓音中,夹杂着片断似的旋律。

地面上,悄然长出了一朵淡蓝色的回音花。
——————

 

 

 

有什么人将莫语从地上搀扶起来,低声对他说着什么。但在莫语的耳中它们变成了嘈杂以及破碎的字句,在他耳边萦绕徘徊。
    双眼的剧痛和面前的黑暗让他意识到自己在一个什么样的处境之中,他嗅闻了一下,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烟草味道——虽然已经被血腥味掩盖地差不多了。
    他突然甩开身旁人的手,朝着他闻到烟草味的地方冲去——但那对精疲力尽的他来说只能叫做疾步前进。面前是一片黑暗,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将会踩到什么或者是绊倒在什么上面,他只是向着那个他认定的地方跑去。
    脚踝一阵剧痛,天旋地转间他被重力狠狠地掼在了地上,手掌和膝盖的疼痛如同火焰灼烧。
但他依旧是没有放弃,缓缓爬起身来前进着。有人搀住了他的手,对他说了些什么,内容无非是恳求他休息——但是莫语依旧是向那个方向走着,步伐颤抖但坚定。
    “对不起。”
    他轻声说道。
——————

 

    “是不是出乎你所料?”他从上一个关卡的结尾处走了过来,用刀背挑起了我的下巴。
      金属独有的冰凉感让我感到刺痛,我无力的向后退缩。
      “你以为我要读档更多次对不对?”他撩开我   额头的碎发,在上面印下一吻。“你觉得那种难度的东西会让我在里面徘徊着手足无措?”
      他触碰着我,覆盖了上一个存档。
      我没有回应。他是玩家,我清楚的知道,而我只是一个工具。我不该说话,不该反抗,因为这一切都是徒劳。
      他每一刻的状态都在存档时被我忠实地记录下来,用着和这里不同的时间,精准到时、分、秒。
    “你知道的吧。我是玩家,拥有漫长时间的玩家。”他说。
    “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他用刀刃割开了我的脸,从里面流出的鲜红色液体染红了我的领子。“你不会感到疼痛和恐惧,对吗?”
       他又在我的脸上划出一条伤口。“回答我,我亲爱的存档点。”
       我动了动嘴唇,只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流入嘴中。“是。”
      “那就好了啊。”对面的男人轻笑着,如同恶魔。“我觉得,除了通关,我又找到了别的乐子。”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