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归人

    听着空乘人员平淡的播报声音,沈陌从浅眠中醒来。

    他摘下戴着的墨镜,推起旁边的舷窗。明亮的天光从外面照射进来,他不适地眨了眨眼睛,在水雾模糊中努力辨别着底下绿色农田中一幢幢的房子。他乘坐的飞机从空中掠过郊区,向着远方的跑道而去。

    嘿,我回来了。他戴回墨镜,对自己低声说道。

    自上次离开歌晴的店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组织找到了他,让他离开本地去E国治好器械性失明的眼睛。他那时候紧握着用针刺满盲文小孔的纸做出了不应当有的犹豫行为,但最后还是将它撕成碎块咀嚼,将那一团浆糊似的物体吞入腹中。

    那是为了她好。沈陌在作出决定时这么说服着自己。

 

    从托运转盘上拿出自己写着标签的一个黑色箱子,他拖着自己的行李走向了入境检查站,工作人员看着他护照上的照片迟疑几秒后敲了个章。沈陌低声道谢后将那本伪造出来的小本子塞进了口袋。

    他走出机场大门,沐浴在阳光之下。风将他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他的身后延伸出一个庞大而漆黑的阴影来。

    “请送我去这个地点。”他说出了压在舌下,被反复咀嚼碾磨的,那条街道的名字。

    他本应该有训练出来、且在作战中多次救过他命的,等待事物慢慢发生的一种狩猎者般的决心与耐力。可坐在车里时他似乎失去了这一切,左手的五指在皮箱上以一种特定的规律敲击着,眼睛盯着窗外飞速向后退的景色来“打发”这难熬的时光。车内灰色而绵软的座椅让他在泥地与岩洞中可以席地而睡的脊背感到针扎般地难以忍受。他的思维早已不在这里,但身体却只能被束缚在这逼仄而狭小的空间内。

    真像个普通人。他这样自嘲地想着,又如想起什么般苦笑一声,看向自己戴着半掌手套的双手。那下面被包裹遮掩着的右手食指已经在根部有了一个狰狞的伤疤,作为挑断这根筋腱的证明。

    不,已经是个普通人了。

 

    他打开车门,在完全陌生的街道上站定,突然莫名地感到一阵冰凉的恐慌感从脊柱慢慢向上延伸。

    他感受过阳光从房檐前掠过所带来的温暖,他曾经被两个人牵引着手用脚步丈量过街道,他用手触摸过拐角的一块块粗糙石砖,他也记得从不同店中飘出来的花草和糕点气味。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一切。

    现在这些被珍藏在他脑海里的信息裹挟着它们原有的色彩和模样洪流般向他冲来,一下子让他辨识不出来那个原本的,开在街角的小小便利店在哪里。

    没事的。他这么说道,在喧喧嚷嚷的街道中央闭上了眼睛。

    他迈开步子,抛却了之前的胆怯与迟疑,如同一具行动精准的机器般走起路来。他的右手微微向前伸着,仿佛有什么人牵着他一般,就这样走过了人群,转过了一个个街角,鞋跟摩擦着每一块的石头都让他越来越坚定起自己的选择。

    他先是小步地走,然后迈开了大步,随着他的感受越来越强烈,他抛掉皮箱开始小跑起来。

    到了一个地方后,他睁开眼来,面对着一扇从未见过,却无比熟悉的店门。

    他将墨镜摘下放进口袋里,全然不顾鲜红的眸子在看到强光的一刹那涌出的生理泪水,他相信那个人一定会接受自己的一切,就像那时不管不顾地抱住了满身是刺的他。

    沈陌将手放上了门把往下压去,话语声随着风铃的轻响一齐发出。

    “欢迎光临。”

    “我回来了。”

 

 

 

谨此为我的朋友 @Miss Raindrop_诗雨 的生贺。许久不写文手生,希望这拙劣的文笔可以给予她一个微笑。沈陌与歌晴的故事不会以这开头,也不会结尾,请继续看下去吧。

祝诗雨在新的一岁中万事顺遂,我们一直在你身边。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