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玩物(一发完结)

旧文搬运
如果你觉得看到过这一篇的话
放心
我就是他
——————————————————————
     Sans喘着气,再一次把Frisk——不,他已经不在了,对面那个拥有疯狂的眼神,娴熟的战斗技巧的人,自称为Chara——的灵魂使劲往一旁砸去。
     Chara从冲撞造成的凹陷处爬起,弯起嘴角,给Sans一个大大的微笑。尽管它底下是黑色而粘稠的恶意。
     再一次攻击。
     再一次闪避。
     再一次摔打。
     再一次微笑。
     Sans感到灵魂越来越沉重,他感到昏昏欲睡。
     “说什么也不能在这时——”
     Chara的尖刀掷来,擦着他的灵魂,将他钉到了墙上,他试着挣扎,但魔法使用过量的后遗症使他甚至不能使刀子摇晃一下。
     “嘿,冷笑话先生!”Chara慢慢走来,“不要那么着急嘛。”他隔着白色T恤,饶有兴趣的端详着蓝色的灵魂。
     “保持你的决心,我们才刚刚开始。”
     接着他伸出手去,握住了那颗蓝色的「心」。“这真特别。”他在上面轻柔的抚摸着,随即收紧了手指,Sans的身体猛地一颤,随后又无力的低垂下头。“可以让我玩很久。”
     Chara魔术般的又拿出一把刀,接着毫不在意的将它插进了自己的胸口,没有一丝血液流出,在刀子没入的地方只有一片黑色。
    “嘿”Chara皱起了眉,他抽出的刀子上带有一小片红色的「决心」,“这可真疼。”
     他看向Sans “但是考虑到你只有可怜的1HP,和那很长很长的未来,”他胸口的伤口被丝丝黑色粘液所愈合。“这可是值得的。”
     那片决心,被送进了紧紧束缚着的蓝色灵魂。
     Sans的灵魂迅速升温,他感到疼痛如潮水一般席卷了全身,在他的竭力抵抗下,眼中的光点还是灭了下去。
     “我的十分之一,这可是很。好。的。东西呢。”把玩着刀子,Chara轻轻的笑了。
————————————————————————
     “嘶”Sans从昏迷中醒来,灵魂中的疼痛已经褪去,他想抬起手唤出Gaster Blaster,但一截铁链阻止了他的行动——它穿过了他的尺骨和桡骨。
     “嘿,嘿,嘿,看看是谁醒过来了?”Chara拍着手走了过来。“啊,是我们的慢动作先生。”
     “你要干什么!你这个肮脏的杀手!”
     “啊啦,没想到精神这么好啊。不过也对,”Chara向Sans展示了一下袖子上的灰尘“我可是杀了那个毛茸茸的大傻蛋来给自己补一下呢。”
     “在把一部分决心给了你之后。”
     Sans即将冲出口的质问被强硬的压在了口中。
     “现在你有我的一部分了。”Chara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我现在可以控制你啦~”
     Chara走近,一片阴影投在了Sans脸上。他蹲了下来,仿佛在欣赏Sans的厌恶表情。闪着寒光的刀刃划在Sans的脸上,留下一道裂口,伤口处流出了蓝色的液体。“这可真特别。”
他挑起了白色的T恤,献宝似的展示给Sans“嘿,你的灵魂明明是紫色的,为什么「血」是蓝色的呢?”
     “那也不对啊?”他歪了歪头“我的决心是红色的,但我没有血呢。”
     “而且你的HP值已经变成了10了哟”他又在骨头上划了一刀,“不好意思,现在是6啦。”
     接下来他满意的看到,Sans眼中的光芒,晃动了一下。
————————————————————————
    “嘿,我记得你有瞬移的能力对吧?”Chara摆弄着刀子问道。
     等了一会,就在Chara认定这是个注定没有回答的疑问句时,
     “没错。”
     “wow,诚实先生,我好想试试哦——你认为我会这么说吗?”Chara恶意的停顿了一下“你会把我拖到某处乱流处同归于尽的吧,uh?”
     “是又如何?”我已经没有任何牵挂了。Sans放松身体向后倒去,靠在墙上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的灵魂在肋骨之间闪烁着怪异的紫光。
   , “啧。”Chara对这种消极的行为表示出了不满。过了一会儿 他强行把Sans从休憩中提起,“跟我来,懒骨头。我想到好玩的东西了。”
     Sans发现,Chara的脸上又挂起了那种诡异的笑。
————————
     被另一个人强行拉扯着灵魂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身体已经成为了灵魂的附属品,在灵魂被向前拉扯时,只是跌跌撞撞的向前跟着,试图将它放回原来的地方。只要向前,目的只有向前,无论前进的方式是走,撞,跑,还是屈辱的爬行。Sans被扯到雪镇时,浑身上下都布满了划痕。
     灵魂传来一阵深入骨髓的刺痛感,Sans被迫着睁开了眼睛。
     “把你这只狗狗扯过来可真是累,对吧?”Chara抱着手臂,笑着抱怨道,“不过我们最终还是到达目的地了。”他伸出手来,骄傲的指向了一个小小的十字架,上面系着的红色布料随着风微微的抖动着。
     “Papyrus……”Sans看着简陋的的墓碑,颤抖着念出了弟弟的名字。
     “这真是有趣的表情。”Chara点评道,“我记得他直到头骨消散时还相信着我——十恶不赦的杀人*犯 ,可以改正。”
     “而你呢?他的好哥哥,却在一旁冷眼旁观?”Chara义正言辞的说道,然后他又摊了摊手 “当然啦,我要是你,也不会想要这么一个天真的弟弟。”
     “你这个小/婊/子。”Sans一字一句的说道,左眼的光点剧烈的抖动着。
     但Chara并没有阻止Sans的骂声,而是将他紧紧的压制在地面。布满伤痕的肋骨陷入了冰冷的雪中,吱嘎作响。但Sans的头骨却高抬着,正朝着十字架的方向。
     骨头不应该会感到冷,但Sans觉得有冰冷的东西朝他的灵魂深处流去。
     “鲜艳的红色,对吧?”Chara深一脚浅一脚的朝坟墓走去,“真的是像火一样红呢。”他随意的打了个响指。
     从毫无依托的空中冒出了火星,红色的围巾从尾部的流苏开始被点燃。不知以何原料织成的围巾在火中扭曲着,痛苦的蜷缩起来,最后化作黑色的物质片片断裂。随后火舌舔舐上了木头,在其上攀爬着,在噼啪声中越烧越旺。
     被死死压在地上的Sans,看着昔日兄弟的小小坟墓被火吞噬殆尽,却咬紧牙关,指骨紧攥发出咯啪的响声。
     他紧压着灵魂深处的哀鸣,匍匐在地上一言不发。
     只要我找到了方法,只要一个契机,
     那个疯子,必定会后悔,他在这里所犯下的一切过错。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