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镁光灯

同样是旧文
人物扭曲化注意
————————————————
     Mettaton坐在金色花海后的王座之中,双眼漫无目的的打量着反光的暗绿色镜头。他的身后是一排聚光灯,将本有些昏暗的王座之地照的亮如白昼。
     无聊。他想。
     那个人类来了又走,在怪物漫长的生命中如同一个瞬间。但一切都变得不同。人类手拿刀子,微笑着体现出虚伪的仁慈。人类走出地面,而缺少了英雄,王后,国王的人民将他抬上了王位。
     一开始,他享受着这种地位。高高在上和在电视台做偶像不同,收到的目光和话语更多的是审视,赞美,和敬佩。他坐在王座上,调整面部表情来使自己变得威严而慈爱,用运算来处理一切事物——尽管有些时候连他也不能十全十美。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民对他的统治接受程度越来越高时,他们开始忽视和习惯他的存在。他的王座边渐渐冷清下来,时不时注视着他使他紧张着的视线渐渐消失不见,虽然在他出巡时还是有人恭恭敬敬的献上花朵。
     他很快感到了厌倦。
     他开始按照自己的意愿而不是他人的利益,一项项的开始整改法规,将一些事物中间强硬的增加上他的存在——如有广场一定要树立一个他的雕像,所有商店里必须要有MTT产品供应。
     在此之间,他的制造者给了他一箱替换零件,全部的维修和保养用具。她在他施以复杂而优雅的礼节之前挥手告别,她走的时候眼角有着泪痕,她的步伐沉重的如同被铁链绑缚。
     这也是Alphys最后一次出现。
     他开始喜欢在街上徘徊,披着黑色的斗篷。他行走于大街小巷之间,询问民众对于他们的新王印象如何。他每次回来都心满意足,衣角上粘了白色的灰烬。
     目光,他想要目光。他渴望再次站在聚光灯下。
     他开始布置起了一切,他在每一个他经过的地方装上摄像头,他在自己经常徘徊的地方安上聚光灯。他开始直播自己每一天的动作,把自己的言谈变得风趣幽默,他甚至命令那个瘦长的骷髅来当自己的经纪人——让他忙于应付那些自己请来的记者。
     地下慢慢变成他想要的样子,他出现的地方都可以听到压低的讨论,人们经常活动的地方都立有他的塑像,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可是一个真正的明星不应该满足于这些。他渴望关注,目光,讨论如同一个瘾君子渴望大麻。
     他为了引起一场变动,甚至在一边用别的身份组织了一个反MTT联盟来“推翻”他的政治。他看着那些狠辣而令人心惊的计划在仇恨中一个个成型。但是可惜,任务施行时,目标躲过了所有的攻击,把反叛军一网打尽。他的小经纪人跑来,紧张的问东问西。而他挥挥手,用三言两语打发走了这个吵闹的家伙。
     “不是你干的,对吗?”一天,暗巷中有人轻轻的问道。
    “当然不是。”他看着表亲流泪的双眼,这样回答。
     于是王座前,再也无人拜访。
     他日复一日的对着摄像机,表演着已经令他做呕的动作。他越加强烈的渴望着视线。
     But nobody came.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