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半成品 不喜勿看

写到一半时手稿被人为毁坏,本来就是聊以自慰的东西。反正也没有人认识我,除了MG你以外。

墙角×黑曜
非常有趣的cp,重点是不要在意黑曜是哪个黑曜。
*前半部分黑泥注意【只有前半部分

   又开始了。黑曜想着。讨厌的情感再次握住了他的脚踝,将他向下拖去。寒意随着被碰触到的地方弥散,攀上他的身体,在血液中流动着进入心脏。
    不,别这样。他捂着头,无力的将身体靠在墙角,发出近乎于悲鸣的声音。他乞求着,向着自己。
    不,请别,不要。他这么说着,呜咽如同一只受伤的兽。他蹲坐下去,将脊背靠着墙角。他将双腿屈起,环抱在胸前。冰冷的墙面硌着他的身体,他却努力把自己蜷成一团往内塞去。
    这样的半包围结构总是可以让人安心的。他想。比起别的地方,这样更像是有人把他紧紧的抱在怀中。
    他终是忍不住,低下头去将脸埋在膝盖中,轻声哽咽起来。
    我真没用。他对自己说。动不动就哭的渣滓。
    可是这也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啊。他又轻轻反驳。我也不想这样的。
    话语从口中吐出时,已经被绞碎的不成样子。他靠着墙流泪,将布料晕出一块深色的痕迹。他小声抽噎着,害怕有别人看到他的脆弱和自卑。
    还能怎么样?他想着。墙角的包围是他唯一可以蜷缩和示弱的地方。
    但要是有个怀抱呢?他疑惑的想,随后发出毫不留情的自嘲。
    得了吧,我这种人得不到这样的关怀。
    他在墙角呜咽,身体颤抖的如同发了疯。不要,不要,不要。他哀求着什么。不要再过来了啊。
    他开始喃喃自语,眼泪从他的眼角不停的流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抱歉,抱歉,抱歉。全怪我,全都是我的错。我没用,我一无是处。我活该,我去死。
    他口中的语言如同黑色的手,从四面八方扯住他,要将他拉入漆黑的深渊。
    我活着有什么意义?他想。还不如去死。
    一双手环住了他的腰,什么温热的东西贴在了他的背上。突然出现的白发男人将他抱在怀中,他能感受到对方有力的心跳。

    未完不待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