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过去

    沈陌睡在店里的硬质木地板上,身上盖着歌晴给他的被子。
    他向来是不在意自己可以睡在哪里的,十六岁开始的残酷训练让他对睡眠的地点和时间都没有什么讲究——只要在安全的地方休息够就行了。
    自从他失明后,他就只有通过阳光的温度,收音机中的报时和歌晴的声音来判断具体的时间。在永无止境的黑暗中,他对时间的感知一点点被磨损。在不用心跳和脉搏来计数的时候,他已经不再可以分辨自己是过了一秒的十分之一,抑或是三个小时。
    雇佣兵都是有耐心的。沈陌作为其中曾经的佼佼者,自然也是如此。
    他只是仰躺着,放松了身体让自己沉入睡眠。
    色彩。他许久没有见到过的色彩涌入了他的大脑。沈陌确信着自己是在做梦。
    他将近十年不见的兄长向他走来——自然还是那么一副温和的模样。对方缓缓张开双臂,似乎要给予他一个拥抱。
    沈陌伸出手去,呼唤着兄长的姓名。却看见一个血洞出现在对方的胸口。那原本微笑着的脸庞开始因为痛苦而扭曲,从口中涌出暗红的鲜血。
    有火焰从他身上冒出,从腰部攀爬至胸口,脖颈。火舌放肆地舔舐着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他在火焰中扭曲,发出无声的哀嚎。
    沈陌就这样站在原处。在离指尖寸许的地方,曾经最宠爱他,给他最多温暖的人正在火焰之中痛苦地分离崩析。
    他从梦中惊醒,小口喘着气。有冰凉的液体从脸上滑落,被沈陌用衣袖擦去。
    “早啊。”他转头,微笑着面对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睡得好吗?”
   

评论

热度(5)

  1. Miss Raindrop_诗雨.Icarous.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jsbsisndowbdj2sxowhsixjwjsijxsiwohxwisjj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