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沈陌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着窗外越来越稀疏的雨声。他无神而空洞的眼睛望着店外那被乌云覆盖的铅灰色天空。
    他从腰带处摸出匕首,在弹口处微微用力使其弹出。黑色的刀身光洁而流畅,锋利的刃反射出一道寒光。沈陌用手摩挲着刀身,,用指腹蹭过锋利的刃。他是如此了解这把匕首每一处的凹痕,锯齿,可以使它快速弹出的小机关。在无数次的把玩保养中他对它了解喜爱,宛若情人。
    这是他十六岁生日时,“组织”给他的礼物——在沈陌拆去内里的追踪器之后。
    但这确实是一把好匕首,八年来沈陌一直带着它拼杀。它黑色的漆面无数次沾上温热粘稠的血液,有金属独特光泽的刃也多次划开皮肉,切过里面的神经,韧带,骨骼。
    血槽,刃背的锯齿,刀柄的流线手感。只是触摸着,沈陌不禁又想起紧握着它来刺进大动脉,温暖的血液从其中喷出染红他衣襟的那些时间。以及他很久都没有感受过的,从胸中涌起的兴奋感和脸上扭曲的笑。
    但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摁住刃背将它合拢。黑龙的利齿被敛去了光芒,插回腰间。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