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阶梯

    歌晴看到沈陌时,他正从楼梯上走下。他的步伐坚定且毫无迟疑和退缩,似乎失明并不能改变他原有的品质。
    沈陌的每一步都踏在楼梯上,鞋底和实木触碰发出略带沉闷的响声。在踏上最后的地板时,歌晴看到了那张平静脸庞上一闪而过的慌乱——似是在平地上踩空了一般。
    但沈陌终究还是站稳在地,他无比熟稔地从货架之中穿过,来到他经常待着的椅子上坐下。他的脊背在一瞬间挺得笔直,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将脚踏在椅前的横杠上,少年般的将身体前倾。
    歌晴这才想起来为什么她会这么觉得,她从来没有听沈陌提及过太多他的过去,但是知道他是个受过训练的雇佣兵。
    也许他在自己的这个年纪已经经历过太多事,也许是因为他平时的沉静——歌晴这样想着——自己才把他作为一个年龄还要大一些的人来看待。
    想到这种猜想也许是无端且天马行空的,歌晴不由得有些羞赦,不过她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她是看见过沈陌对着蛇窃窃私语,轻吻那些调皮的小家伙的。他也许并不知道自己脸上的淡淡笑意,但那确实和沈陌平时的冷淡样子不同。如同另一个灵魂破茧而出,也像是在冰封千里的湖面下,仍然流动着的清水。
   
    “你刚才在干什么?”还是擦着仿佛永远都不会干净的杯子,歌晴状若不经意地问道。
    出乎意料地,沈陌微微停顿了一下后再做出回答,好似如实说出这话让他有些窘迫。
    “练习下楼梯,你知道的。之前也做过蒙眼作战的训练,但这次数错了阶梯……”他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终究是有退步。”
    即使沈陌背对着她,歌晴也可以想象出对方在脸上表现出的淡淡沮丧。
    没事的。她想对沈陌说。在这里并不需要用到那些本事。
    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来说出这种话呢?
    歌晴只是张了张嘴,并没有发出声音来。她最终还是把这种苍白无力的话语尽数吞回口中,捏紧了手中的布。

——————————
谨以此文送给诗雨 @Miss Raindrop_诗雨 ,歌晴的拥有者。
是她和我一点点将沈陌填充完整,让我越来越明白到一些感情的触动。
对于歌晴的ooc,我非常,非常抱歉。

在文中想表现的是在年少训练中被压抑少年心性,被迫变成一副冷酷无情样子的沈陌。他这样锻炼自己的能力,也是为了可以更好地保护歌晴。
歌晴想让沈陌不再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在人世中要时时担心着自己会不会被人伤害。但是她发现自己并没有这样的能力,她不能,也不可去许下这样的誓言。

评论(9)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