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猎人与怪物

还是柴佬厉害

柴心猫_F.H:

男人正在狩猎,
枪声震耳,但明显男人已是一位老练的猎人,他早已习惯。
惊起了树上的飞鸟
“啧”
然而他失手了。
“今天真不顺。”
是第六次失手了。
看着逃走的鹿,男人打算继续爬登这山坡,继续紧跟。
一阵别样的压迫感,
身体冰冷的一颤。
感到身后有着什么,而他也在一瞬间端着枪转过头去。
他听到了两足的脚步声,本以为是个和他一样的猎手,但准星中出现的却是一个非人的头颅
“这……”
男人显然露出了惊叹的表情,但他的手还是稳稳地举在那里,食指搭在扳机上。
他暗中咬了一口自己的舌,然后表情变得有些微妙,露出不知含义的笑容。
“...可真稀奇。”
他将枪口垂下了几寸。


随着话落,盯着男人的怪物走向他。
男人又在重新抬起枪,但准星却追着怪物胸口。
男人没有瞄准它的头颅,面对一个美丽的头颅,一个特殊的头颅,他下意识的这么做了。
它越来越近,正当男人打算扣下扳机时,怪物停下了。
男人有一种可怕的感觉,在和怪物对视的时候,他似乎被那目光贯穿
男人感觉怪物带着微笑,但非人的头颅让他有些无法分辨这感觉是否正确。
“你从来没有见过我,而我却认识你。”怪物这么说着,他口吐人言,声音是如同山岳一般的浑厚与缓慢。
男人鬼使神差地将枪放下了。
“你不害怕,这是个很好的开始。”
“这样我们就能好好交谈一下了。”
男人看见怪物眼中映出的影像——一杆垂下的枪,以及持枪却没有瞄准的猎手
“所以说你是会说话的野兽?”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从他扭曲的脸上露出一个兴奋到扭曲的笑
“你可以这么认为。”
“我的战利品现在在你脑袋上,而我有几颗铅弹。”男人说着又将猎枪举起,这次他的双手稳健而有力,没有一点颤抖。“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怪物向前走着,直到他的胸膛抵上了那黑洞洞的枪口,直到男人悚然地感觉到手上传来这一具身躯野性的肌肉与力量的质感。怪物的视线顺着枪管,看向了男人那双一托一扣,指腹搭在扳机上的手。
他也知道男人的手心因为贪婪与恐惧沁出了一层薄汗。
“你这么做,会后悔的。”
“后悔?”但是怪物的接近没有让男人后退,他也没有对它为什么抵上枪口产生疑问。
“赞叹,名声,金钱,我有什么可后悔的!”
怪物闭上眼睛,微微叹气。猎人也将要扣下扳机。
“我认识你。”
男人的眼睛,对上血红的眼睛,将要扣下食指,直接顿住。
“那些悲鸣,那些怒吼。足够让我认识你了。”
“你索取的,太多了。”
“人类,你理应知道,索取是要偿还的。”
猎人手开始有些抖,
“你...”
他退了一步,摇了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又退了一步,与怪物拉开了距离,拿稳自己手中的枪,他依旧没有瞄准头颅,他有着自信。
“...在说什”
但一切戛然而止,
枪直接掉落地面,
怪物面前的人类,抓着自己的手,那个从手里边钻出树枝的手。
血液流出,血红的树枝,不断延伸。
延伸,延伸。
眼球被顶出,
腿脚已经无法站立。
但不断延伸的树枝已然扎入地中,
这具身体,连倒下都无法做到。
痛苦的撕喊必然会有,
痛苦的眼泪也已落下,
但这位怪物,毫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
安静了,
那微风声,
那树叶声,
没有了撕喊的掩盖,重新进入了这怪物的耳中。
这时,怪物看着面前红色叶子的高树,
微微笑了。


————————————
与这位大佬@腐壤真菌 合写的一篇小文章
见笑了

评论

热度(15)

  1. Icarous.柴心猫_F.H 转载了此文字
    还是柴佬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