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CONTINUE


短打,sf(?)清水向

有刀注意

——————————
    又是一次,你从那闪着金光的存档点中走出。
    明亮的天光从金色的审判长廊一侧透来,让你可以看到空气中的一条淡淡分界线,以及纷飞着的细小浮尘。巴洛克风格的装饰石柱很美,你在当初是这么觉得的。
    但你再也不会这么认为了,一次又一次的反复与痛苦只让你对这里作呕。你相信,如果时间线以一种奇妙而诡异的方式叠加在一起,那么这里圣洁的样子会被你完全毁灭——空气中应当充斥着腐肉的恶臭和血液的铁锈味,这金色的殿堂处处被你的血液所染,你的尸体遭受着各种致命的伤口,脸上满是痛苦而惊慌的表情,皮肤青紫肢干扭曲,堆在这里使其成为炼狱。
    你是不在乎死了几次的,也不在乎你是为谁而死。对手的招式在这各个时间线中都惊人的一致,有些时候你仅仅是凭身体进行肌肉记忆——如何躲闪,如何回避,如何在你年幼的身体被狠狠掼到墙上时再次奋力扭转来躲过将要刺穿你后心口的尖锐骨刺。
    你也曾无数次挥舞手中的刀子,足尖用力蹬地来让自己欺身上前,离你那狡猾的对手再近一些。可是,如同有着看不见的规则保护着他一般,大多数时间你的刀子触及到的只是一片虚影,有时甚至连虚影也碰触不到。
    于是你放弃了,你先敛起了锋芒。你等待着一个契机挥出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有效攻击。
    你握紧刀子,加快了步伐。你清楚地知道当你的鞋子踏上哪一块地砖时他会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
    这不就是了吗?随着戏剧一般的效果音,你的面前出现了他——穿着深蓝连帽衫和白色绒毛拖鞋的骷髅。在另一个时间线的以前你们还曾一同去过酒吧,在温暖的吧台前坐着啜饮热可可。
    但现在却要生死相搏。
    你很清楚,这都是因为你的好奇心。
    "Sans."你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喉咙因紧张而发干。
    "hi,kid."他笑着回答,然后齿列咬紧,眼中开始闪烁蓝色的光芒。
    “又  见  面  了  。”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