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死去,活来。

    他睁开双眼,四肢向周围踢蹬。
    随着木头的破裂声,上方松软的泥土倾泻而下,落在他的胸膛。他全力地向上刨挖着,灰色的手被土中尖锐的石片划破,流出丝丝鲜血。他闻到了这铁锈味中夹杂着的甜香,不顾脏乱去吮吸伤口。血液和砂石混杂着流入他的嘴中,于是他更加贪婪地吮吸着,用尖利的犬齿去啃咬那条细小的缝。
    血液终是停止了流出,他失望地咂了咂嘴,继续将手指深插入泥土,又向两边拨开去。他终于能够坐起,而后是半蹲。当他将一块石头用力上推翻向一边时,月光洒在了他的脸上。
    他向后微蹲,纵身跃上了真正的地面。拍了拍身上的脏污后,他有些讶异地发现胸口的衣袋中插着一支花,它已经干枯萎焉,再也看不出原本所带有的生命气息。
    胸口一阵刺痛,似乎有什么在他的脑海中闪过。但他还是随意地甩了甩脑袋,把这一切驱逐出去。
    安定下来后,饥饿在几秒钟内涌上了他的四肢百骸,与之同来的还有干渴。他的胃囊中空空如也,喉间每一次气流的通过都带着撕裂般的疼痛。
    他又看向了手上的伤口,但原本被他舔舐得只剩下发白皮肉的地方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痂。
    他走进林中,向四周扫视着。他爬出来的坑后有一块竖起的石碑,月光投出上面凹凸的纹路。但这也被他忽视。
    树上有着发青的果实,他摘了一个大口啃啮着,果肉混杂着汁水被他一起囫囵吞进口中。
    寡淡无味。他想着,于是越发怀念起血液来。
    ……
    一个柴从一旁举着灯路过,看装扮似乎是这里的巡查员。他纵身跃起,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拧断了他的脖子。他满足地撕咬开对方的喉管,在尸体的微微抽搐中大口喝着温热的血液。
    太阳升起时,那具尸体只剩下骨架。他啃咬干净指关节的最后一点软骨,含糊不清地咕哝:
    “饿。”
    他站起身来继续觅食,脸上的血液被他胡乱抹掉,露出了下面的黑色条形码。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