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UT同人】 絮语·上

    突然一下子就冷起来了,坐在书桌前手都冷得有些发紫。

    那就来写个温暖的故事吧。

    有对Chara在人类世界中的经历捏造,和少许(也许没有?)的年龄猜想。人物均属于Tobyfox,OOC属于我。


 

 

 

    Chara在频频后退中一脚踩空,在轻微的失重感中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也罢。她想。就这样吧。

    在背部剧烈的疼痛中,她闷哼一声,失去了意识。

 

    怪物们的王子走到那阳光唯一能够接触到的地界时,他看到了金黄花丛中被压塌下去的那一块地方。他小心翼翼地踏着花中空隙走过去,看见一个陌生的身影躺在那里。

    如果我们被叫做怪物,那么这个应当是人类。Asriel想着。父亲告诫过他人类狡猾而危险,书本上的文字将这个种族描绘得有如恶魔。

    但他看了看那个女孩苍白的面庞,在昏迷中仍紧紧咬住失色嘴唇的雪白牙齿,还是吞了口口水。

    他走上前去,用尽可能温柔的方式抱起昏迷着的女孩,摇摇晃晃地走向了他的家。金色的阳光照在女孩干枯发黄的头发上,在那乱糟糟蓬开的地方四散成暖色的细碎光斑。也许是Asriel笨拙的横抱方式磕碰到了哪里,昏迷中的女孩发出了细碎的呻/吟。

    作为未来的王,仁慈之心是必备的品质。他想到了父亲曾经一边抚摸着他的脑袋一边缓缓说出的话语,步子加快了许多。但于此不相称的,是他更加小心地避开了路上的坑洼来减少晃动。

 

    Asriel回到家中,急匆匆跑到炉火前将那个人类女孩给他的母亲看。他本已做好了因为带回来这个陌生的麻烦被家人训斥的准备,但他慈爱的母亲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过那个女孩后便开始检查她的伤势。

    看到母亲露出和往日他生病时一样焦急且担心的神色来时,Asriel才真正放下心。他听着吩咐踮脚从柜子里拿出医疗盒,随后便和母亲一起投入到检查和包扎的工作里去。

    掀起那个女孩子衣服时,他听到自己的母亲倒吸一口凉气。这脸上只有些许擦痕的女孩在身上满是新旧交织的伤痕。Asriel虽然不太懂伤口处理的有关知识,但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些半月形的细碎伤口和横贯背部的青紫长痕,绝不是仅仅一次摔伤可以造成的。

    “那么,父亲回来的时候该怎么解释呢?”在洗干净全是脏污的毛巾并把它挂起来时,Asrial这么问道。

    “就说你救了一个人类女孩好了,他看到以后会明白一切。”他那慈祥的母亲这么说道,俯下身亲吻了他的额头。“他可是我们的王。”

 

    Chara做了个梦。

    她从一个满是粘稠黑暗的地方醒来,四周传来往日她所听到的诅咒中最恶毒的那一部分。她感觉喉咙被什么东西紧紧压住无法呼吸,那些话语化成一根长满刺的绳索,毒蛇般嘶嘶吐着污秽的烟雾,从地上扭动着快速向她爬来。她奔跑着闪躲,但脚踝却被从沼泽中伸出的只只手臂拉扯住不能动弹。她的身体在黑暗中往下陷,她惊恐地大声获救,却吞入了一口黑泥。

    突然有什么温暖明亮的东西来到她身边,黑暗如同潮水般退去。她伸手去触碰那团暖色的光晕,在接近的一瞬间被拉扯过去,被一个怀抱包裹在内。她在其中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将浑身放松下来依靠着那团光。

    她突然感到身上一冷,熟悉而厌恶的湿黏感又攀住了她的脚踝。她抬起头来,看到那团温暖而又明亮的光开始缓慢地分崩离析。她伸手去触碰,有一块块金黄色的碎片从上面掉落,旋转着落到黑暗的泥潭,然后慢慢被吞噬不见。她向前拥抱住那曾经给予她希望的光芒,却看到它一瞬间膨胀开来,四散成光点。

    她张口呼喊。

    她醒了,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

 

    “你好,我是Asriel,是我将你从洞口下背回来。”看起来有些像羊的怪物小孩这样对她说道。“不要动,你的伤比较严重,我去叫母亲过来。”

    “呵,母亲。”Chara扯出一个僵硬的笑。

    她的话不自觉地太讽刺,没有被接茬。


TBC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