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rous.

我有一只黑狗
爬墙飞快,产粮贼慢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CP-冷雪
头像by:微博@宇宙朽木
约字请加QQ:1612963118

“心想事成”

    夏克和“心想事成”属于我,雪属于Cool Snow。
    此处的雪单属于这个名为“双if”的时间分支,和主线无关。
    感谢他可以和我聊这些设定和剧情。
————————————————

     夏克嚎叫着。

    他像只真正的野兽那样撞着囚禁着他的笼子,疯狂地用手肘和头去撞向冰冷的钢柱,门闩和锁扣碰撞的响动与声声闷响相比却是那么微不足道。

    雪就倒在笼前,那一把刀精准地从他的肋骨穿过又拔出,血浸湿了他的衣服。夏克伸出手去,只能碰到他在最后一刻伸向笼子的手。

    现在连这只手都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而冰凉了。

 

    一个黑头发的少年叩响了笼门,他的双眼像是笼罩在黑色的雾气中,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夏克抬起头去——血从他的额头流下,他的眼睛也因为撞击模糊了视线,而他最后只能像只败犬那样靠在笼门上面,攥着雪的那只手。

    “阿雪·艾尔死了。”那个少年说,在他的叩击下那只锁缓缓消失不见,他拉开了门闩。

    夏克几乎是从笼中跌出去的,他抱起雪的身体,将脸与那张满是血污的脸相贴。他绝望地发现在自己怀内抱住的躯体比他以前抱过的更轻,而那时的雪还在他的怀中熟睡着,胸腔缓慢起伏着,他的胸口还能感到清浅的呼吸。

    现在怀中的人嘴角轻翘着,眼帘合着就像是睡着了那样。夏克却分明地知道,再等多长时间雪也不会睁开眼来向他笑着道日安。他什么都不能做,只有无助地抱紧对方——就像是在雪被刺中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能做那样。

 

    “阿雪·艾尔死了。”那个少年这么说着,俯下身来看着夏克。“或者按照你的叫法,(这具尸体)他(曾经)是雪。”

    夏克没有看向他,只是圈着怀中的雪,眼神空洞地望着地面。

    “嘿,起来。”少年缓慢地说道。他蹲下去用手蘸了一点血液往夏克的嘴角抹去,血迹从两边的嘴角向上延伸织出一个夸张的微笑。即使被涂抹的那张脸已经失去了表情。

    少年打了个响指,夏克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自己屋子的客厅内,粘稠的血液顺着雪后心的那个伤口滴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记忆,海量的记忆从夏克脑海里涌出,暴增的信息量让他捂住脑袋发出无声的尖叫。他在记忆中死了一次又一次,扭曲的绝望感冲破了他的心理防线,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将他从这个漩涡中拖出。

    “夏克。”

 

    “哈,我就知道用他的声音叫你你肯定会醒。”少年蹲在夏克身旁得意洋洋地微笑,“清楚了吗?”

    夏克大口喘着气,在刚才的某一瞬间他似乎觉得自己即将要溺死,他开口的时候才发现有汗水从自己的鬓角处流下。“清楚什么?”

    “你可以叫我‘心想事成’。”少年指了指自己,“刚刚你抱着艾尔先生的尸体像魔怔了一般,我就给你看了点东西。”

    “雪呢?”

    “我会告诉你的。”

    “雪!”夏克大喊。

    “等一下。”

    “雪!”

    “我说了等一下。”

    在心想事成说出这话的同时,夏克的躯体被什么强制扭转了动作。这种力量使他站起来走了几步,坐在了沙发上面。夏克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他的眼神和表情一样平静。

    “非要让我用能力才能回过神来是吧?”心想事成从空中抽出一本本子来,单手翻开。“你真的死过那么多次。”

    “那为什么……”

    “因为艾尔先生他一直瞒着你这件事。”面容模糊的少年翻着书页发出哗哗响声,他合上书本朝夏克露出一个恶意的笑。“也就是说,他‘也’经历了那么多次你的死亡。”

     “他能够轮回那么多次就为了救你,真是有趣。”心想事成瞥了夏克一眼,将本子扔给他。“翻一下?这次请控制住你的情绪,我不想再发生那种和你无法沟通的情况。”

 

    夏克的瞳孔在翻开扉页的时候就突然缩紧,他控制着微微颤抖的手继续往下翻去。他阅读着那些或工整或潦草的字迹,这本本子记着的是类似攻略的东西,日期下面写着语焉不详的句子,其中还有几页用笔画的,歪歪扭扭的涂鸦。凌乱的字母写在某几页的页脚处,被他忽略过去,但那几页文字中满溢而出的,粘稠的绝望几乎要让他窒息。

    他无法想象这本笔记本的主人是怎样写下这一页又一页的文字的,但他很清楚这本本子是谁的。

    “这是雪的笔记本。”

 

    “怎么样?”心想事成看着夏克合了本子又开始言语,他现在飘在空中,嚼着一根波板糖——就像他已经待在那里等着夏克阅读笔记本很久了一样,

    夏克的手颤抖着,十指修剪整齐的指甲齐齐抠进肉里。

    “他救了我那么多次。”

    “嗯哼,那当然。”

    “他有这种能力,为什么还会……”夏克无助地低垂下头,他只要闭眼就能看到那时在地上流淌的粘稠鲜血,和那在他紧握中缓缓失去温度的手。

    “他无法改变自己,他的力量只能用于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你。”心想事成假装遗憾般地摇了摇头“接下来就是我和你说的交易问题了。”

    “你愿意去拯救他吗?”

    回答几乎就接着询问的末尾。

    “愿意。”

    心想事成笑着从虚空中拿出一张纸,这个问题他在询问之前就知道了答案。

 

    “那么,你想好将要将要付出的代价了吗?”

    “任何。”夏克看着那个名叫心想事成的少年,“我的身体,我的灵魂,你可以全部拿去。”

     “你确定?”心想事成将笔尾在纸上不停笃着,他似乎是在努力思考着一样将头朝一边歪了些许。“可我觉得不够好玩。”

    “你想看什么。”

    “痛苦,鲜血与绝望?随便啦。”

    “那我将尽力取悦你。”

 

    一把刀出现在夏克脚边,黑发的少年背过手去,笑着看着他。

    “去自杀,或者用你的方式死给我看。这将是你开启下一次轮回的方式。”心想事成这么说道。

    “你每次轮回的开始都会伴随着你之前的濒死体验。”

    “我将给你力量,你可以通过燃烧自己的生命来超越原先的自己,燃烧得越苦痛你就会越强。”

    “最后,祝你一路顺风。”他挥了挥手,“可要救他回来哦,不过你放弃也可以。想想他在那么多次轮回中有没有放弃。”

    “啊啦啦。”心想事成低头看向地上的夏克——他的喉管已经被自己用刀刃胡乱地划开,鲜红的肉和气管翻在外面。“就那么想他吗?”

 

    “轮回的开始啊……就定在那一天好了。”

     自言自语般地,名叫心想事成的少年打了个响指。他的身体从脚尖缓缓消失,只有那微笑着的嘴在最后才化为透明。

    房间里只有血液静静流淌着的声音,很快这一切就扭曲成黑暗中的一个小点。

 

    夏克从床上醒来,他喘着粗气用手捂着自己的喉咙,从嘴里发出呵呵的粗重呼吸声。

    他在剧痛中再次倒在床上,挣扎间他发现自己手上本沾满的鲜血——属于两个人的鲜血——早已消失不见。

    “夏克?”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终是放下心来,用手背遮住双眼在那一瞬间流下的眼泪。

    “我在。”

评论

热度(6)